• 1
  • 2
  • 3
丝绸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丝绸文化
元代保宁路事畅师文与《农桑辑要》

在农耕社会,“农桑之业”历来是国家的根本,历朝历代的明君都非常重视,进入中原并一统天下的世祖忽必烈也不例外。通晓汉俗的他进一步改变了蒙古人“不待蚕而衣,不待耕而食”的习俗,转而劝农桑、重视农业发展,并昭告天下“国以民为本,民以衣食为本,衣食以农桑为本。”他接受左丞相张文谦“王政宜以农桑为本”的建议,立司农司,专职为劝课农桑,即“务要田畴开辟、桑麻增盛”,设四道巡行劝农司,“察举勤惰”,并首次将蚕桑与农业等同。命司农司,组织编辑《农桑辑要》,推广先进的农业技术,希望民众崇本抑末,有力地推动了元代农桑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在元朝不足百年的历史上,推出在我国历史上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农桑辑要》、《农书》、《农桑衣食撮要》三大农书,其尤以畅师文所著的《农桑辑要》最为著名。虽在此前已有唐代《兆人本业》和宋代的《真宗授时要录》,但这两部均已失传,因此《农桑辑要》便成为我国现存最早的官修农书。

01.png

(图一 元代《农桑辑要》    网络图片)

《农桑辑要》是元朝初年由司农司编纂的综合性农业科学著作,初稿完成于至元十年(1273),原书主要叙述中国北方的农桑技术。随着元朝南方疆土的不断扩大,原仅适应北方的农桑技术已经不能指导全国性的农桑活动,急需增补我国南方的做法和经验,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农桑辑要》经畅师文修订和重刻,书颁诸路。该书分别叙述我国古代有关农业的传统习惯和重农言论,以及各种作物的栽培,家畜、家禽的饲养等技术,并较大篇幅的增加了中国南方的栽桑、养蚕、缫丝等内容。书分七卷,栽桑、养蚕两项各占一卷,约为全书篇幅的三分之一,足见元朝社会对蚕桑生产技术的需要和桑蚕丝绸业对社会发展之重要。因该书切合实用,在元代每隔五、六年都需重印一次,前后印刷颁布总数约在两万部左右,此书的颁布对农业生产起了很好的指导作用。清人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赞扬该书为“详而不芜,简而有要,于农家之中最为善本”。日本学者天野元之助把该书和《齐民要术》、《东鲁王氏农书》、《授时通考》、《农政全书》并称为“中国五大古农书”。

02.png 

(图二 《农桑辑要》卷三·栽桑篇   网络图片)

经畅师文修订和重刻的《农桑辑要》书分七卷,其中卷三、卷四专论栽桑、养蚕等。在卷三栽桑中有十三篇,其中十二篇论桑,一篇论柘。在论桑篇中,对荆桑、鲁桑两大品种的特征,从根、干、枝、叶及培育、用途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论述。卷四养蚕计四十篇。在缫丝篇中敷陈:生蚕缫为上,如人手不及,杀过茧,慢慢缫。杀茧法有三:一日晒;二盐浥;三蒸,蒸最好。在讲到缫车机构时指出:軠六角不如四角,軠角少,则丝易解,在该篇中对蚕丝加工生产给予了科学的总结。

3.jpg 

(图三 家蚕塑像   网络图片)

畅师文何须人也?他与元代的保宁府(路)又有何关系呢?

据《元史·畅师文传》记载:畅师文,字纯甫,南阳人。师文幼警悟,家贫无书,手录口诵,过目辄不忘。……除东川行枢密院都事,尽心赞画,多所裨益。……承制改同知保宁路事,治尚平简,反侧以安,拜监察御史,纠劾不避权贵,上所纂《农桑辑要》书。迁陕西汉中道巡行劝农副使,置义仓,教民种艺法。……


4.jpg

(图四  川北道署   作者摄制)

据史料记载,至元八年忽必列始置四川行省于成都,至元十年改东、西两川统军司为东西两川行枢密院,置成都、潼川、重庆、利州四宣慰司。至元十四年畅师文被任命为东川行枢密院都事,他全力谋划,使该地区得益颇多。修建官府房舍,挖地得到五十锭银子,同僚分给畅师文十锭,他未接受,而将其用来修庙学及驿站,剩余的购置酒器供公家使用。至元十九年二月升保宁府为阆中路,畅师文奉旨改任保宁路事,他治理政事崇尚平稳简要,使无生活之源的人得以安定。至元二十二年年底撤销保宁路隶属广元路,阆中仍为保宁府。故历史上保宁路存在的时间不足四年,畅师文既是首任也属末任保宁路事。至卸任阆中路事后于至元二十三年被授任监察御史,不久呈上编纂的《农桑辑要》一书,便得到当朝的推崇,并书颁诸路。鉴于他在农桑方面过人的才识,后又被调任陕西汉中道巡行劝农副使,专门从事农桑的管理及耕种、栽桑、养蚕等技术推广等工作。

经查阅,清·道光元年《保宁府志·职官志》卷之三十二载有:“畅师文,同知保宁路事。”虽地方志书中对畅师文文字记录较少,但也足以佐证在阆中2300年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确有一位对中国蚕桑丝绸产业的发展作出过较大贡献且勤政廉洁的官宦之人。

 5.jpg

(图五  伏羲之母华胥塑像  作者摄制)

阆中为远古史传的伏羲之母华胥的故里,古有“伏羲化蚕,西陵始蚕”的传说。阆中蚕桑丝绸生产历史久远,据《华阳国志·巴志》记载:“巴西郡,属县七。……土地山原多平,有牛马桑蚕。”“土植五榖。牲具六畜。桑、蚕、麻、苎、……皆纳贡之。”北宋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右司郎中知阆州军州事的张永锡游览阆中唐代大佛寺,在所作《大佛寺》一诗并序中,对保宁古朴的浴蚕民风和繁盛的桑蚕丝绸生产曾有这样叙述:“产桑柘而甚广,务机织而尤多。……此地相传,皆以正月之上元日,浴蚕祈福,或有凭焉。”郭子章的《蚕论》载有:阆水一带“绿荫冉冉,女桑姨柔,参差墙下”,也道出了古代阆中桑事的盛况。现南充六合丝博园中标志性雕塑--宋代缫丝青铜摆件,原件出土于阆中市飞凤镇一工地,摆件长5.5厘米、宽4.3厘米、高5厘米,在长方形的底座上,两位女子一人在缫丝、一人在煮茧,煮茧锅、缫丝车、人物动作都惟妙惟肖,生动展现了宋代阆中的缫丝工坊场景,真实的反映了阆中当时桑蚕丝生产的情况,凸显了阆中古代蚕桑丝绸业的繁荣兴盛。综上所述,说明在畅师文上书《农桑辑要》之前,阆中已出现家家栽桑、户户养蚕、织女争俏、机抒之声相闻的蚕桑丝绸业生产的盛况了。

6.jpg 

(图六  阆中出土的宋代缫丝青铜摆件   阆中市博物馆提供 )

从《元史·畅师文传》中可知悉,畅师文曾先后二次就职于保宁计六年,在任东川行枢密院保宁府都事两年期间,对工作全力谋划,为保宁府地做了许多有益之事,致使当地民众得益颇多。他在蚕桑之乡的保宁为官期间,耳濡目染,应该对蚕桑丝绸生产的情况有所了解,后任保宁路事近四年,身为靠桑蚕丝绸兴市的保宁父母官,对保宁的农桑之事应更为熟悉,从右司郎中知阆州军州事张永锡所作《大佛寺》一诗并序中所呈现的宋代阆中桑蚕丝绸生产情况和宋代缫丝青铜摆件的出土可以推断出,在畅师文上书《农桑辑要》之前,阆中的蚕桑丝绸业已有相当规模的发展,也才可能带来畅师文就任期间的“治尚平简和反侧以安”。或许畅师文早就有心编撰一本适应中国南方的农桑之书,而保宁府地先进的农桑经验和翔实的素材,成就并促成了《农桑辑要》修订工作的顺利完成,从卸任阆中路事到授任监察御史,虽间隔时间短,但所呈上的《农桑辑要》便旋即得到当朝的推崇。可以肯定的说,畅师文的编撰的《农桑辑要》中有关南方的栽桑、育种、养蚕、收烘、储藏、缫丝方面的做法和生产经验,应该与他长期深植于传统蚕业兴旺发达的保宁是密不可分的。换句话说,畅师文应该在保宁为官期间就开始了相关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为后期编撰《农桑辑要》做好了铺垫。现虽时过境迁,但《农桑辑要》书中所述中国南方蚕桑丝绸的许多做法和经验也留有“阆中特产”之水印。

7.jpg 

(图七  阆中古城贡院广场塑像  作者摄制)

特别鸣谢:阆中市图书馆典藏部和阆中市博物馆为本文提供的相关资料。

                                                                                                                      作者:刘凯旋

[!--pape.url--]
主办单位:四川省丝绸协会、四川省丝绸科学研究院、四川省丝绸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四川省蚕桑丝绸生产力促进中心
地址:成都市金仙桥路18号 联系电话:028-87667284 E-mail:scsilk@21cn.com
Copyright © 2011 四川丝绸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31489号-1 技术支持:华企资讯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